我们和秦昊聊了聊爬山、秃头、综艺,他曾因一个原因拒演隐秘

来源:80s电影天堂  发布时间:2020/6/30 1:49:03
《隐秘的角落》(以下简称《隐秘》)的开播迅速引爆了社交网络,业内如潮的热评与大批观众自来水,让一贯低调少做宣传的秦昊也在社交媒体中变得活跃起来,比如被观众津津乐道的“张东升的秃头造型”,他也立马发博自证“发际线尚好”,比如“一起爬山吗”“给你拍张照”“我还有机会吗”等玩笑梗频上热搜,秦昊自己玩得不亦乐乎。《隐秘的角落》里秦昊饰演的张东升,剧集播出后,“一起爬山吗”“给你拍照”频上热搜。秦昊跟章子怡、万茜、李佳航等互动时,也玩起了“爬山”梗。秦昊还有一个“一起爬山吗”的手机壳。那边厢,太太伊能静正与一群战斗力爆棚的姐姐们乘风破浪;这边厢,迷雾剧场犹如现实版“兴风作浪的哥哥们”在线营业,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演技实力派。演活了一个可恨、可悲、可怕,又让人觉得“可爱”的反派角色,秦昊总算不负自己当初一再的“作”:为女儿米粒而立心不再接反派角色,谢绝了《隐秘》团队的“三顾茅庐”、对角色的丰满性发出无数次质疑,与导演辛爽为一个表演细节日夜头脑风暴……这些都是秦昊对角色的丰富。在表演上,秦昊是一个很难再被定义框住的演员,摘下电影节“无冕之王”的皇冠,他的跑道变得无限阔广,电影、电视剧、网剧、综艺,警匪、悬疑、古装、偶像、社会万象,他能肆意游走在不同的形式和题材中,成为所有导演梦想中的演员。他说自己依然佩服娄烨对创作的热情,甚至佩服太太伊能静对工作和生活的激情,这让他一个看似慵懒的人,也变成一个热血青年,摩拳擦掌地要在他的表演赛道上开始奔跑。这期《隐秘的角落》专题,我们邀来秦昊做一次开放式的专访,聊张东升、聊演技、聊童话与现实,甚至聊点“爬山梗”和“婆婆妈妈”的事儿,他都侃侃而谈。大家眼中的文艺男神,现实中到底是何番模样?秦昊 VS 张东升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后来却又乐在其中南方都市报:《隐秘的角落》热度一路发酵,你最近的心情是?秦昊:我特别感激这一届的观众。因为一路走来,大家都能看到这些年的美剧、英剧、电影,可以受到一些熏陶,包括年轻一代的崛起,他们的审美很高,我很感谢他们。南都:你被团队或剧本打动的地方是什么?秦昊:最初没剧本的时候,团队就找过我,我谢绝了。因为小说我看过了,如果演小孩的话我就演了,演张东升的话,那个人物动机就是为了钱,很扁平,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后来韩三平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来当监制,剧本不错,看能不能合作?“三爷”的面子肯定要给,我一定好好看。但看了剧本,我觉得这人物还是不那么立体鲜活;也因为我个人的情感状况,我有了女儿米粒以后接戏很小心,我不想再接反面角色,我总觉得我拍的东西孩子能不能看?会有一个顾虑。后来我去横店拍古装戏,导演辛爽、制片人卢静等专门从北京飞到横店来跟我聊。我跟导演聊了4个多小时,辛爽给我的印象很有才华,对戏剧、电影、音乐、表演的审美很高,但我对他说:这部即使没有我演,你把你的想法拍出来,绝对会是一部有声响的作品。导演说:“不行,我坚持想要你来演,这个人物没有第二人选。”卢静说了一句话蛮感动我,她说:“昊哥,当年你来《无证之罪》,所有人都觉得你怎么可能来拍网剧?没有人看好我们,但那部戏做出来成为行业的标杆。这么多年以后,每个人都想拍一部超越它的作品,没有人能超越,只有我们《无证之罪》的人才能超越我们自己。”我说:好,咱们再干一把。南都:为了丰富张东升的人物层次,你做了哪些功课?怎么让他打动观众?秦昊:我觉得张东升跟我之前在《浮城谜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很多类似的反面角色相比,我已经在那些作品中演得很极致、很人性化了,这个角色对我没什么挑战性。所以当时我对导演说,这个角色咱们要调整,要让观众看完以后觉得他可恨、可怕、可悲、可爱,如果这几个面都有的话,他才是一个成功的角色。他倒插门,人家不待见你,工作不顺心,这些动机都不够,他做出那样的事,在外因下,他的性格内因也是极致的。我们把他变成人畜无害、没有存在感的人,他上课学生说学生的,他说他自己的,他习惯被无视的感觉,他性格偏激,可能造成自卑,自卑的人是不是可能秃头呢?很多东西都是聊出来的。秦昊这个“秃头”造型也是引起热议的。南都:那个“中年秃头形象”引发观众热议,能讲讲背后的趣事吗?秦昊:秃头造型一开始并没有,是我做定妆的时候,因为之前在拍古装戏,头套把我的头发压得没什么型,做完造型后看上去有点像戴着假发套,我跟导演说:这个人物要是自卑的话,可以是戴假发套的人,或者干脆把他变成秃头好了,他本身就戴假发套。导演说可以试试,然后我回横店拍戏了,没几天他们真的找了一个特效团队去横店为我倒模、做特效定妆。造型出来后,像换了一个人,正好象征张东升的两面性,大家都觉得挺棒的,是大家一齐商量出来的效果。南都:太太或你自己会不会觉得有点“毁形象”?秦昊:我拍戏对造型这方面接受度还好,我觉得那个就是张东升,我很少把自己代入到角色里去。在这一点上我倒没有什么偶像包袱。秦昊 VS 表演对表演乐此不疲每天给自己设定一个游戏南都:你是一个创作型演员,怎么释放自己的想象力,让这个人物产生让人又爱又恨的魅力?秦昊:这一点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选择了辛爽导演,我俩在表演创作方面非常默契,包括娄烨导演也是这样,他会给演员充分的创作空间。我记得很深刻的一场戏,我从公安局回来,跟我老婆道歉、拿水、劝她吃东西、跟她拥抱,然后我出来了。他跟爱人是这样的状态,他自己一个人是怎样的状态?剧本里没有了。我说行,我在阳台拍一下,我随手拿起了一个苹果,边吃苹果边看外面的花,然后跳起来做了一个投篮动作,是现场即兴加的。辛爽说:挺好的,有点太坏了。我说:是,他做了坏事,以为别人不知道,心里洋洋得意,太坏了,人不能这样吧?辛爽说:没事,我回头好好剪一下。我俩的创作过程,几乎每一场戏都有即兴因素,是很自由的创作过程。南都:在张东升与普普这个孩子相处之间,有没有触动你的细节?秦昊:我演的所有恶的角色当中,我都会把一些善念加在里面;我演的特别正面的角色中,我也会在他身上找一点人性缺陷。这是我对角色塑造的一个审美,没有完全的善恶。张东升这个人物,他做了很多恶的形式,但不可否定在恶的灵魂中他有一点点善念,哪怕是一丝丝火光。那一点光是普普给他的,吃汉堡的时候,普普一句话“坐下来一起吃吧”,那一刻张东升突然感觉整个世界中没有一个人对他这样好过,无论老婆、岳父母、他的学生,只有这个孩子在那一刹那给了他最温暖、善的光辉。种子刚刚点燃的时候,导演牛就牛在,一转身他上完洗手间就听到了孩子们复制储存卡的事,这点火苗被浇灭了,这才是真正人性的东西。南都:辛爽说,你能哭出一万多种哭法。包括大家看到你有很多微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好像毫无表情又透着狠绝。你是一个“微表情的生成器”吗?秦昊:我确实是一个对表演、对我的职业非常热爱的人。演了几十年戏,你还能对表演有热情,这件事有点匪夷所思。我的乐趣就在于我给自己设定任务,我每天都给自己设定小目标,给自己设定一个游戏。比如《隐秘》这部戏,我设定我的每一场哭都要不一样,包括我说同一句话“能给我机会吗?”都要有不同的感觉。这是我跟自己玩的一个游戏,我乐在其中。我还有一毛病,这场戏已经拍完了,我觉得不太舒服,我回家后还在琢磨这几句词,第二天见导演的时候,我说:能再给我演一次的机会吗?虽然我知道已经没机会了,但我就是喜欢,我是特别怕留遗憾的一个人。南都:因为你一路以来的电影作品,网友觉得你是演“斯文败类”“边缘型人格”的不二人选,再接这样的角色时,会担心形象固化吗?秦昊:最早我对表演的认知,我觉得我演什么人那是我的表演,我不是那样的人。但第一次困扰我的时候,是我跟老婆刚在一起的时候,我跟伊能静聊天,她说:“没想你原来是心里这么阳光的一个人,你家庭幸福,父慈子孝,怎么我看你的作品全都是灰色的?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小时候家里不幸福,一个人很孤僻,受尽各种人间冷暖,我以为你是这样的人。”那段时间我们的新闻出来后,各种网友在她微博下留言:“你怎么跟秦昊好?他是个渣男。”因为我的《浮城谜事》刚上映,从那一刻起,我才感觉到原来观众会自动带入作品当中你的样子。再演张东升,我其实也担忧,如果这个角色成功了,可能又有一堆反派角色来找我,大家又以你剧里的形象来看你。但以我对这一届观众的信心,我相信情况会慢慢改变,因为我给大家传递一个理念,一个角色再坏,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一定把很完整的东西给观众看到,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好的艺术作品里的人物。秦昊 VS 对手戏我需要孩子们带他们的表演是最高境界的南都:最近,关于张东升的梗被大家玩坏了,你好像也入手了一个“一起爬山吗”的手机壳,是不是也玩得挺嗨的?秦昊:这个手机壳是公司同事给我送过来的,我去录综艺节目时带着它,导演说好玩,能拍张照吗?他拍了发朋友圈,结果过了几个小时就上热搜了,导演还跟我说抱歉。我心想没关系,上就上了,对我们这片子宣传也有好处。我现在比以前开放很多,以前我拍戏从来不参加宣传,我觉得演员的任务就是把戏给演好了,但是随着我有了家庭、孩子,慢慢自己成长,我会希望大家都好,希望自己能给所有人做一点事情,就像把这个梗玩下去,对影片宣传有好处,我也特别高兴。南都:有了孩子以后,你本人也更接地气了?秦昊:我之前也不是端着,我的想法很单纯。但有了孩子以后,你就会变得柔软很多,心胸也宽了很多。孩子这么一个生命来了,从来没见过你对她付出那么无私的爱,恨不得全身心都给她,那么你身边合作的伙伴,大家都在帮你,你干嘛不对别人宽容一些呢?你干嘛非要那么自我?这都是我的切身感受。南都:戏里跟三个小孩相处,因为你也是爸爸了,也有一种莫名的投入?你怎么帮这些小孩子表演?秦昊:我刚来剧组时,我有刻意跟这三个孩子保持距离,因为我们的人物关系是从不认识到慢慢熟悉,就是要那种陌生感。当我们认识以后,我就跟他们开开玩笑、带他们玩一玩。我觉得这三个孩子根本不用我带,他们都是“人精”,演得非常好,我有时候还需要他们带。孩子的表演厉害就在,他们完全都是真的,这是我认为最高境界的表演。如果你跟孩子一起演戏,你有违和感,绝对不是孩子的问题,是你的问题,我在孩子身上受益很多。同一个道理,我拍《推拿》的时候也一样,真的盲人跟我们一起演,他们很多地方帮助了我的表演。孩子身上那种纯粹的天性,是最珍贵的表演,是我一直追求的表演。我说没有什么演技,演得越多越能炫技,那是烂的表演,真诚纯粹的表演在我看来才是对的,才能打动人。南都:当你演了这么多作品,要回到纯粹的自己,会不会也有点难度?秦昊:我一直保持清醒。当别人说我演技好的时候,我一直说:没有什么演技,就是认认真真、真诚去对待角色就好了。当你觉得自己“演技好”的时候,也许就是你油腻的开始,我一直在保持自己跟演技之间划清界限。我不愿意当老师,也不愿意给别人讲表演,这是我一直保持自己一个演员的状态的方法。南都:剧中与王景春、张颂文、刘琳等多位实力派演员合作,有没有磁场的互动?秦昊:我跟他们在这个戏里没有特别多对手戏。刘琳性格很好,我听说她能来特别高兴,她是一个特别有感染力的女演员。我和张颂文合作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但在这部剧里只有一场动作对手戏。我跟王景春有一场碰面戏,没什么词,但我很喜欢,它奠定了这部作品的一个基调,让人有联想空间,是给观众留白的一场戏。跟他们合作非常舒服。我觉得这个戏不光是表演方面,还包括摄影、美术、整个团队,真是一个隐秘的超高清VIP——隐秘的角落,这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秦昊 VS 爱情公式在人生里我相信童话在作品里我相信现实南都:作为一个文艺片常客,参与网剧制作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让你不会成为一个总被某种定义框住的演员?秦昊:我在拍《推拿》的时候,娄烨跟我说过:“昊子,我觉得你现在真的没有什么角色不能演了,你什么角色都能演。”我听了有点沾沾自喜。但是后来我也会困扰,当我演完《无证之罪》,后面有无数警察戏找你演,我偏偏不演,我又去演了一个《盗墓笔记》,人家认可了,再找你演,我又不去演了,我又去尝试新的东西了。我属于在表演上很“作”的那种人,你越觉得我演不了什么,我越去演,谁也不会想到我去演个古装剧。我演正午阳光的《尉官正年轻》,侯鸿亮来探班的时候,很诧异地跟我说:“秦昊你放心,这个是你从影以来最阳光的一个角色,没有人相信你会这么阳光。”我不会去把自己固定下来,因为我的乐趣就是要塑造不同的人物,体验不同的创作过程。但是我也很谨慎,我希望我不接烂戏,我对接戏、对自己的羽毛很在意,我现在很欣慰,我后面待播的几个戏,《尉官正年轻》《锦绣南歌》《查理九世》,我都是有信心能扛打的,我的后备箱里已经没有烂戏。南都:近年你也经常出现在不同的综艺节目中,释放自已温柔、俏皮的一面。在电影、电视剧、网剧和综艺之间,谁是你的真爱?你会怎样平衡?秦昊:我对综艺没有真爱,我的爱还是表演。我上了几次综艺《妈妈是超人》《婆婆和妈妈》,都是陪着我老婆上的,去了以后,发现自己想走都走不了,必须一起拍,到今天为止我也不懂综艺应该怎么玩。但我坚信一点,我觉得不能有“人设”这件事,千万不能给自己定人设,虽然综艺让我收获了一些莫名的好感度,但这样更危险,如果因为这种好感度,你就给自己定了个人设,然后在综艺里面演这个人设,那是我接受不了的,那是我的底线。从我的本意上,我觉得上综艺对表演没有什么好处,一个演员适当保持一种神秘感,对你后面的塑造角色是有帮助的,当你塑造一个新角色,大家分心的可能性很小。但在我身上没有办法,它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我现在没有接那几个综艺,我的家庭没有得到一定保障,我只能去接我认为不好的戏。这种伤害,还是上综艺会提高我后面塑造角色的难度,这两种孰好孰坏,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坦诚的跟大家说。南都:你对未来有什么期许?秦昊:我很佩服娄烨,他比我大十几岁,拍了那么多部电影,他现在还维持着极高的创作热情,几乎一年一部电影的速度在拍片子,之前我们聊剧本,他各种想法迸发,真让我觉得:怎么会有人这么爱电影?对我来说,我终于熬到了我认为一个演员的黄金时期,我终于上了跑道,我终于在所有人选择的名单里面了,我终于有机会来比赛了!以前我是在场外的,人家要么说你知名度不够,要不说你不行,现在我终于有一个可以证明自己在跑道里看你真正实力的机会了。从今往后这几年才是我真正的赛道的开始,之前所有都是入门的敲门砖,我的比赛我的演艺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有一种新人的热血劲头,我想尝试的太多,我想创作了。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我老婆,伊能静是个充满能量活力的人,有她在,把我这么懒惰的一个人,都搞得像热血青年了,她的感染力够强了。南都:对爱情和家庭,《隐秘的角落》里张东升提到一条笛卡尔的爱情公式:“你是相信童话?还是相信现实?”如果给你回答,你的答案是什么?秦昊:在我的家庭、爱情和我的人生当中,我永远相信童话,这点从来没有变过。但是在我的作品里面,我想尽量的把现实的东西展现给大家,对社会对人性有思考和警示的东西,才会让你的生活你的爱更加真实,更加长久。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采写:南都记者 蔡丽怡 ?实习生 唐梓寒微信编辑:刘芳图片来源:受访者工作室提供、豆瓣、新浪微博*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南都君特选(戳下方标题)不是第一次了!深圳一小区天降水泥块,10岁男童头部流血特朗普被裁定违法香港特区政府昨夜发声中国驻美使馆发声点个“在看”?↓↓
猜你喜欢: